新闻中心

-字节|-走O 新闻中心
-专访导演黄伟杰:《繁星四月》用偶像剧配置讲人性深度
作者: 责任编辑: 日期:2018年03月23日

四月的电视荧屏格外热闹,既有现实题材的反腐剧、都市剧、医疗剧,又有玄幻古装偶像的话题剧.其中,有一部都市情感剧凭借着主演青春靓丽的外形和贴近生活的剧情吸引观众注意,这就是由戚薇、吴奇隆、左航、任言恺、邓萃雯、卫莱、蔚雨芯、吴华新等主演的《繁星四月》.这部剧正在江苏卫视幸福剧场热播,故事讲述了年轻的主播叶繁星(戚薇)与事业有成的男友肖寒(吴奇隆)人前风光,背后却隐藏着不能说的秘密,后在追溯亲情爱情路上冲破重重误解,赢得幸福的故事.   集合孤儿、隐恋、商战、职场、多角恋情、姐妹反目等元素的青春偶像剧如何打破剧情的惯性壁垒,在深层次的人性揭露和表达上独树一帜,成为《繁星四月》脱颖而出的关键点.曾拍摄过多部古装武侠剧的香港导演黄伟杰此次转战青春偶像剧题材,也正是看中了《繁星四月》对于人性双面性的展现.日前,独舌记者采访了导演黄伟杰,看都市情感剧怎么承载伦理使命,讲述出一个关于“人性坦诚、宽恕和救赎”的故事.   演绎:爱情上女强男强组合考验演技,亲情上双女主对峙见证双面人生   近年来,以女性为绝对主角的电视剧层出不穷,此类大女主剧主角光环明显,最终女主爱情事业双丰收,获得了人生的大圆满.而在《繁星四月》中,叶繁星年纪轻轻就成为知名主播,男友肖寒也同样事业有成,这种男女双强式的组合给剧情增加了更多张力.   导演黄伟杰对吴奇隆的霸道总裁和戚薇的女王范儿的演绎表示肯定:“男女双强式的情侣类型更考验演员演技.他们擦出火花了,开篇相遇那个眼神很有感觉.荧屏情侣如果一方强一方弱,没有势均力敌的对弈,在感情、事业上的绝对对立也会没有火花.吴奇隆和戚薇剧中的表现有辅助、有对立,这是相辅相成的存在.”   除了女强男强式的爱情演绎,双女主式的设定也展现了人性双面.之前江苏卫视播出过的《千金女贼》中,也曾上演“千金小姐”和“流浪女贼”身份互换带来的戏剧性.电影《七月与安生》更是将姐妹之间的相爱相杀演绎得淋漓尽致.《繁星四月》同样以“繁星”和“四月”(左航)姐妹俩的并存来展现“原罪”和“本罪”.叶繁星人前是个星光闪耀的著名主持人,回到家里却是个不受妈妈待见的养女.通过童年追忆可知,叶繁星是妹妹走丢的罪魁祸首,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折磨着她的灵魂,同时也折磨着妈妈和整个家庭.原罪是养母对繁星的步步紧逼,本罪是繁星故意弄丢四月想独占亲情.两人既是“明星”和“粉丝”的定位,又是姐妹间各自人生的转折点,同时,又遭遇爱情上的“双生花”……各种元素相辅相成,以双女主在亲情、爱情上的对峙见证双面人生.   制作:镜头光影间折射人性双面,靓丽的外表也有黑暗的过去   作为戚薇和吴奇隆的首次荧屏搭档,“七哥四爷”的人物海报一经发布,《繁星四月》唯美爱恋便赚足眼球.在新西兰雪山的取景更是让观众开篇就领略到了《繁星四月》剧组团队在制作上的大投入.对于雪山拍摄的经历,导演黄伟杰说,“去雪山花了很长时间,我很畏高,硬着头皮上去的,在雪山上面工作人员都很帮忙.但吴奇隆的走位自己做的,感觉很危险.我自己恐高,拍摄航拍镜头的时候,直升机镜头直接压下去,眩晕感很强烈.”   在镜头处理上,诸多的逆光、航拍的镜头,还有柔光在剧中的体现,都拉高了该剧的制作质感.在介绍雪山拍摄故事时候,导演黄伟杰说,“以新西兰白雪干净的场景开场是有考虑的,让吴奇隆一个人在很干净的环境,带出这个戏.用光的问题也是根据主题来,靓丽的外表有黑暗的过去,选择用明亮的神圣的光去代表人性光明的一面,逆光展现明亮背后的黑暗.还有柔和的黄光,蓝光,也是扣住主题.人前的光鲜和背后的隐忍都是需要区别对待的.”   剧中叶繁星人前光鲜亮丽,但是背后对于养母无理要求的委曲求全和自己弄丢妹妹的心理折磨,还有在爱情上的隐恋压力……靓丽的外表下也有黑暗的过去,镜头光影间折射人性双面性,从一定程度上说,这样的描写更有现实意义.   内涵:都市情感剧也能承载伦理使命,关于人性、坦诚、宽恕和救赎   《繁星四月》由戚薇、吴奇隆、左航、任言恺领衔主演,不论戚薇的当家花旦形象,还是吴奇隆的总裁暖男定位,亦或是左航的热情如火,以及任言恺的帅气阳光,从该剧的皮相上看,是不折不扣的偶像剧配置.而且,全剧在演员的服装造型,都市场景的选择和整体调色,也都是时尚剧的质感,然而《繁星四月》并不满足于此,它不仅抛开霸道总裁和玛丽苏的俗套,还舍下了高大全的偶像形象,转而在家庭伦理上深度研磨.   在角色的性格体现上,区别于一般电视剧正就是正、邪就是邪的圈囿,《繁星四月》中的每个人更有立体的描绘:邓萃雯饰演的母亲崔凤萍有对繁星的刻薄无礼,但是另外一面也展示出失去女儿的母亲的无奈和可怜;叶繁星人前以新闻舆论树立公知形象,背后却也因童年的错误原罪备受折磨;闵四月开启错位人生之后,对命运追溯的一场“复仇”,到最后良心发现……对此导演黄伟杰说,“《繁星四月》不像其他电视男女主角正邪分开,而是让观众看到有血有肉的人物.夸张的戏剧表现手法,可以让大家更好地思考人生”.   不以玛丽苏、大女主吸引眼球,不靠明星粉丝效应引导舆论,《繁星四月》在偶像剧的外表下装进了伦理剧的思考,解决形式卖相的同时,也让偶像剧多了一份宽度和深度.繁星和四月最后都选择直面错误,开始一场亲情、爱情的救赎,突出了道德伦理的回归.黄伟杰导演说,“其实两个女生内心有黑暗有反面的东西,希望剧中由两个人的成长让观众来感受人的多面性,对自己坦诚,对别人宽恕,虽然过去犯错了,但在坦诚和宽恕中,得到救赎.”   【文/小柒】本文原载影视独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