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邬贺|-魅蓝 新闻中心
-字节跳动All in教育的战略决心与长期主义
作者: 责任编辑: 日期:2018年03月23日

在商业领域,似乎每一个公司都要经历从“术”至“道”.一点财经 薄冬梅|作者刘 煜|编辑“未来三年,我们每一年都是巨额的投入,甚至到第三年,我们都没有盈利预期.”如此“豪横”之语出自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陈林.陈林,今日头条前CEO,张一鸣的创业搭档,字节跳动最著名的产品经理.2019年,其成为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负责人,这也预示着此前在教育领域有几番尝试的字节跳动,终于要在这条赛道赌上明天了.教育,这个看似与字节跳动相去甚远的赛道,也正在变得愈来愈清晰.今年三月,字节跳动八周年之际,张一鸣卸任中国区董事长一职,称“将领导公司全球战略和发展,更专注于长期重大课题的探索和战略思考”,而教育等创新业务正囊括其中.互联网巨头进入教育行业早已不新鲜,腾讯、阿里、百度等先后有所动作,却一直没有掀起太大风浪.尽管教育行业正在掀起互联网化和数字化的变革,但显然只有互联网是不够的.“我们会持续大力度、大投入、长期不间断地在教育领域进行创新.”现在的字节跳动不但踏入其中,甚至还有着势在必得的态度.不过,字节跳动真的能打破巨头做教育失败的魔咒吗?| All in教育字节跳动进入教育领域的发端,源于2016年的一些讨论.“那一年,一鸣和我开始讨论一些教育的事情:怎么做辞典,怎么提升英语学习效率,地理和历史是不是能融合学习,新式学校最终形态是什么样...... 我们经常想这样一些问题.”陈林与张一鸣都深受教育影响,也对教育本身相当感兴趣. 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教育业务负责人 陈林2016年,字节跳动正值快速发展的时期,张一鸣发现公司好多优秀的算法人才都来自上海交大ACM班,因此特地去上海拜访了俞勇老师.这次经历让他“认知到教育对激发人的潜力非常关键,并且教育本身也还有巨大的潜力”.于是,张一鸣经常拉着陈林认真讨论字节跳动发展教育业务的可能.生于湖南乡村,毕业于北大,曾在微软、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公司工作后跟张一鸣一起创业的陈林,自认是“教育改变命运”的典型例子,由于家中母亲、舅舅都是老师,陈林对于教育有着特别的认知和感情.但对于当时的字节跳动来说教育并非重点,其业务重心还在短视频——最终抖音于2017年春节期间爆火,自此开始快速增长.不过,字节跳动还是很快启动了教育业务:2018年5月,其推出了K12英语在线培训平台GoGoKid.直到2019年,“我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决定把手上所有其它工作都推掉,All in教育.”陈林还是彻底的投入到字节跳动教育创新的业务孵化中去.也的确,2019年在线教育的发展时机已然成熟.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教育、医疗无疑都是极好的逆周期代表.而字节跳动,虽然此前曾因信息流、短视频而快速增长,但目前国内其用户增长放缓,在向海外拓展的同时也必须为自己寻找其他的增长路径.毫无疑问,规模大、空间大又一直心心念念的教育行业就成为其最好的选择. 国海证券研报显示:过去几年间,在线教育快速增长.至2019年行业规模已达到3223.7亿元,增速为28.1%.按照预测,2020年其收入将突破4000亿元.与在线教育初期发展时就踏入的互联网巨头相比,字节跳动此时入局,反而有了后发优势.MobTech研究院发布的《2019在线教育研究报告》显示,在线教育用户约3.5亿,同比增长20.7%.此前,各类在线教育公司狂轰滥炸式的广告投放,也促使市场得到了一定培育.同时,在K12、语言教育这些热门领域,出现了VIPKID、猿辅导、流利说等备受资本市场认可、模式较为成熟的公司和模板.此时正式入局的字节跳动,可以更明确自身的发展路径,省去不少试错成本.当然投入和一定的试错必不可少.“我们现在一直亏钱,行业竞争对手也都在亏钱.但我们还会大力度投入,未来三年,教育业务不考虑盈利.”如陈林所说,字节跳动做好了充足的“弹药”准备.| “变现”还是“改变”?虽然教育与互联网,近年来的结合十分紧密,尤其是今年疫情影响下,在线教育的价值被进一步放大.嗅觉敏锐的互联网巨头成为这场价值再发现的先行者,仅今年以来腾讯、快手、阿里、字节跳动等均加速入局,比如腾讯提供直播课堂;快手与学而思、新东方、跟谁学等合作;阿里以钉钉为入口;字节跳动则推出清北网校和瓜瓜龙. 这并不是巨头们的初次入场,早在2012年百度教育上线开始,互联网巨头们就开始了对在线教育的争夺.阿里曾于2012年上线“淘宝同学”,聚合了线下教育、O2O和在线教育视频直播功能;2013年,腾讯“教育精品课”正式上线,同时QQ2013版中增加了PPT等教育相关功能等等……2013年被誉为在线教育元年,这一年有无数的创业者开始扎堆进入在线教育市场.与这些创业公司相比,互联网巨头则拥有流量和技术上的绝对优势,然而这些头部大公司也未能复制它们在其他领域所获得的成功.原因何在?所谓在线教育,“在线”为辅,“教育”为本,线上线下都只是形式,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是“教育”本身,影响教育的是师资力量,是教学方法.一开始互联网巨头进入在线教育是以平台的形式,但教育市场体量巨大却也相当分散,这意味着要真正打通教育环节,互联网巨头必须充分整合这些分散的教育市场和机构——这正是此前它们于在线教育市场展开收购竞赛,扩充各自教育版图的动因.甚至初期在线教育的市场培育还没有完成,必须在B、C两端进行培育,而这需要极高的时间成本、资金成本.对于一直快速发展,习惯了顺风顺水与高速增长的互联网巨头来说,这显然不是一门好生意.“有人说我们做教育是为了变现,如果真的是那样,那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教育部门关掉,这样变现会更好一些.”陈林如是说.那么它是什么?在线教育进入成熟期时才决心入局的字节跳动似乎有了答案.“最近在线辅导市场非常热,很多人问我公司的业务进展.我其实不焦虑,有耐心,我觉得现在还是很早期,教育业务必须有更根本的创新.”在今年3月份的一封内部信中,张一鸣坦陈道.何谓“更根本的创新”?陈林在近期的一次演讲中给出了部分答案.由于母亲是老师,自小跟着母亲批卷子、印卷子的他,发现了教育行业所存在的三个核心问题:学生层面,社会层面优质教育资源分配不均;学校层面,老师陷入大量重复机械性工作;家庭层面,家长缺少专业的工具甚至知识.由这三个问题出发,又一个互联网巨头开始布局教育行业.与此前的BAT所采取的平台路线不同,字节跳动是自己直接扎入这个行业,先后推出K12、语言、AI等教育项目,甚至由创始团队成员直接负责.在陈林看来,与那些弄一个小项目试一试,不成功就放弃的大公司不同,字节跳动做教育的根本性优势之一就是“战略决心”.“战略决心背后,是一个公司到底相不相信自己的使命.只有相信,才能看见.”曾经,有的互联网巨头同字节跳动一样也看到了短视频的潜力,甚至先于它做出了产品,而最终成功的是抖音.| 一场长跑在教育行业,有决心还不够,更重要的是耐心.在这个行业,目前较为成功、获得市场认可的两个品牌:新东方与好未来,分别成立于1993年、2003年,可以说它们的品牌和市场认可度都是在一点一滴的反馈中慢慢积累获得.而哪怕现在,它们仍然对自身和教育有着清醒的认识.“教育领域没有可投机取巧的地方,不要在意一朝一夕的得失,每一段弯路都不会白走,要沉下心来,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才有可能活下去.”好未来创始人兼CEO张邦鑫曾在去年述职时强调.的确,教育行业是没有周期的长期事业,不存在投机的机会.只不过现在,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数字化工具下,它得以具备加速发展的可能.无论是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还是新东方、好未来这些教育公司,近年来所制定的目标都在数字化教育上.比如好未来,其目标是“从一个运营型公司,成长为一个数据驱动的科技公司”.根据IDC最新发布的报告《中国教育行业IT市场预测与分析,2019-2023》,预计到2023年,教育IT市场规模将达到90.1亿美元,复合增长率将达到7.9%.其中,软件市场将保持高速的发展,年复合增长率为24.8%. 教育数字化其实可以分为两段,前一部分是教育的线上化,更多的是从渠道上改变教育的传授方式,此次疫情期间的云课堂可以说是对前一阶段教育线上化的总结.而现在,更多数字化工具被投入教育行业,在线教育市场培育也几近完成在这一阶段,掌握技术与数字化工具、更懂得用户的公司优势被放大.一言以蔽之,字节跳动们遇到了更好的历史机会和市场环境,而它们要做的是积累技术和不断投资.事实上,字节跳动也是这么做的.当前,它仍然大量地在为教育业务招募人才,据透露今年招聘规模将近10000人,并给出了三年不求盈利的规划.据介绍,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内部保密级别很高,都是代号项目,最多是有几十个项目一同推进.字节跳动快速崛起的原因之一是组织文化,即鼓励不同的职能线进行碰撞、跨界、协作,坚持用户导向,不自嗨.现在,这一组织文化正在被用于教育业务上.做教育,字节跳动是认真的.陈林说,“我们在爬一座很高的山,关于爬山,我相信会有一些窍门,但断没有任何捷径.我不知道要爬多久.但等我们爬上去以后,山顶一定会有最好的风景.”| 结语在金庸小说中,独孤求败手中从利剑、软剑、重剑、木剑到无剑,完美展现了一个大侠的演进过程.同样,在商业领域,似乎每一个公司都要经历从“术”至“道”.近年来快速增长,并跻身互联网几大巨头之列的字节跳动,如今正在经历这样的演变.在3月份的八周年内部信中,张一鸣透露了这种思考:“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和管理团队重新认真讨论公司的本质是什么.我们是从最基础的问题开始讨论的.什么是科技,什么是科技公司?为什么科技公司需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业务上有利于社会,商业上于其他人有启发,价值观上于社会有用,这几乎是新一代“顶流”公司们的必备.字节跳动教育正在迈向于此.